诸天帝道 第251章 黑白至尊陨落

2020-03-13

诸天帝道 第251章 黑白至尊陨落

黑白中宫之内。

黑白两位至尊跌坐在一起,气息萎靡,脸色苍白,血肉枯槁,虽然一身天门境的修为还在,但却再无一点威严,犹如凡人一般。

“果然不愧是凤凰之火,没想到凤凰涅槃竟然还有如此能力,我二人败的不亏,哈哈哈……”

凤凰涅槃,浴火重生,这本是凤凰一族的天赋,近乎不死的力量,但凤天至尊拥有的凤凰之火虽然也有涅槃之力却和凤凰一族的完全不同,灼烧他人精血气力,使其普通新生婴儿一般,虽然看似修为还在,但却一点都动用不了真气,只能坐以待毙,难怪凤天至尊这么有信心将黑白学宫彻底覆灭。

“凤天至尊,能否念在你我同为天门之境,放过……”黑至尊嗫嚅着嘴唇说道。

“妄想,失败者没有资格与我谈条件,你黑白学宫已经没有存在的价值!”凤天至尊想都没想就拒绝了,放过黑白学宫?为什么要放过,残留的就是隐患,虽然黑白学宫势力微弱,远不及道尊院,但凤天至尊也不会放过。

黑白两位至尊对视一眼,眼中满满都是果决,看来还是要用这一招了。

“凤天至尊,既然你连一线生机都不肯留下,那我二人拼着不入轮回,永不超生,也要将你这道分身留下,让你尝尝彻骨之痛!”

凤天至尊虽然真身未至,但能把他们逼成如此境地,显然这道分身也倾注了凤天至尊的大量心血,若将其毁去,就等于断了凤天至尊的一条臂膀,伤他的根本!

“哈哈哈,笑话,就凭你们现在这状况,还想反抗伤我?”凤天至尊融于凤凰之火之中,一点也不在意,他很清楚凤凰涅槃的作用,黑白两位至尊一点修为都动用不了,如何伤他?

“哼,那就为你的自负付出代价!”黑白至尊同时冷哼,面对面盘膝而坐将双掌抵住,混沌气雾在他们座下腾腾而起。

“奉我残躯,祭我残魂,阴阳大寂灭!”黑白至尊口中同时念到,身体不断旋转,形成不可小觑的气流,将黑白中宫封锁。

“这是?怎么回事,这不可能!”凤天至尊慌张了,他本是分身,天门之境有来去自如,但他现在现在竟然不能离开黑白中宫,似乎黑白中宫被囚禁在一处密闭的空间之中。

“凤天至尊,接受本座二人的裁决吧!爆!”

轰隆!

帝皓带着黑白学宫诸位刚刚抵达黑白中宫宫殿阶梯之下,忽然之间,无可匹敌的气势从中宫之内爆破出来。

赶赴而来的众人受到气势的牵引,一个个的都被震飞,忍不住一口鲜血喷洒而出。

帝皓胸口发闷,鲜血如雾,眼神中保留一丝惊骇,再看向黑白中宫时,黑白中宫已经灰飞烟灭,雾蒙蒙的一道气柱联通了天上和地下,里面是电闪雷鸣,水火齐生。

“难道?”

“老祖!”看到这副景象,众多炼气士齐声恸哭,神色悲惨,恐怕能爆发如此能力,也只能是两位至尊自爆了。

“老祖,为何不等我们?呜呜!!”

“老祖,我们还是来晚了!呜呜!!”

帝皓提了一口气,强撑着冲向黑白中宫,这道气柱似乎贯穿了天地,从气柱里咆哮出大量的飓风,飞沙走石,阻止着帝皓的前进。

只见帝皓往前探手一抓,随后就被飓风吹出去数丈。

中土神州道尊院深处,一人突然睁开双眼,满眼净是火焰充斥。

“黑白两个老人,哼,竟然放弃转世投胎的机会,自爆肉身灵魂坏我分身,哼,算你们狠!”随后再度沉寂下来。

黑白学宫多数已经成为废墟,众弟子死的死,伤的伤,逃的逃,留下来的都是黑白学宫最后的底力,他们对宗门一片赤心,哪怕黑白学宫被灭门也不会离开黑白学宫一步,直到自己战死!

帝皓回了洗剑池,关闭洞府休养,他身体并无大碍,只是消耗颇大,有些透支。盘腿而坐,真气流转周天之后,他取出了两枚水晶一样的圆珠,在圆珠内隐约可见一个人影,一道黑,一道白,只是非常飘渺,似乎一口气就能吹散,不复存在。。

同时帝皓掌心吐出一道道真气送入圆珠之中,汗水蒸发,雾气腾腾。

“帝皓,不必再耗费真气了,他们只剩下了一星半点的残念,并非魂魄,这方天地已经将他二人除名了。”人皇在他体内淡淡说道,这圆珠里的不是其他,正是帝皓在黑白中宫探手抓到的黑白至尊的残念。

“可恨我非天门!虽然有夺天地造化之能,如今竟也是无能为力了。”帝皓有些怅然。

黑白两位至尊彻底身死,帝皓身上代表着的黑白学宫的气运瞬间崩塌,只剩下一些残留还勉强坚持着。

黑白学宫形同覆灭,气运崩溃,帝皓深受其害,如今竟然一点都不能动用神道之力,神遁一篇更是如同冰封之物再也不能动弹。

“如今你可还有其他打算,黑白学宫注定没有复兴的希望,如今你的气运底蕴只有不朽王朝了。但据你所说,还有一尊神袛暗中在不朽王朝作梗,蠢蠢欲动,你可有战胜他的胜算?”彼岸天圣祖这时问道。

“那尊神袛不足为据,若我建立天庭,成为天帝,他若敢出来抢夺我的成果,我就可以将其逼出不朽王朝的气运范围,但若他继续潜伏,迟早就是大患。”帝皓一叹。

神道艰辛,如履薄冰,只有步步为营,方才可以保证不会在瞬息之间颠覆,这也是为什么现在的无尽天之内神道炼气士只有三两个,太危险了。

“两位至尊,我帝皓在这里发誓,定不会让二位白死,终有一天,我定要覆灭道尊院,为黑白学宫复仇!”帝皓目光凝聚成芒,缓缓开口。

还有,救出身陷道尊院的师尊血无迹。

帝皓停止了真气的传入,两颗圆珠瞬间裂痕密布,黑白两位至尊在这世间最后的残念就此湮灭。

帝皓稍作调息,就立刻召集了保存的黑白学宫的弟子长老,如今黑白学宫已经是覆巢,他必须带这些炼气士离开。

洗剑池外聚集了黑白学宫剩余的所有炼气士。

三千还未筑基的炼气士,八百筑基炼气士,三十名藏气境,七名浮花境,三名天桥境,现在这样的势力在南域也仅仅堪比二流宗门,而是大多数都已经是重伤在身。帝皓看了一眼在场的众人,又有上千名炼气士在他们休养伤势的时候离开了宗门,不过也不能说他们不好,能为黑白学宫死战到现在已经证明了他们的忠心耿耿。

在场的还有一些帝皓有些印象的长老弟子,比如灵姿长老,比如罗清衫,比如燕剑安,比如赵文博,当然也有不少当年他认识的死在了这场战役之中,炼气士的道路就是这样,世事无常,谁也不能预料今后会发生怎样的事情。

只是可惜,当初他曾经作为洗剑池真传弟子遇到的拥有半神等天赋的几个人已经在宗门大难之时投靠了其他有实力的宗门,原本他们可以投入他门下,说不定以后就是天庭栋梁。

他并没有见到卫观堂,卫家是天道四十九姓之一,又怎么会让卫观堂留在这里。

郑州治疗白癜风方法
浙江治疗妇科方法
气虚月经不调食疗方法